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西安9月24日电(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郭剑)9月24日晚这场十四运男子200米仰泳决赛,让徐嘉余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——尽管他最终顶住了李广源和陶冠男的冲击,以1分56秒89成功卫冕,但“危机”已经到来。

徐嘉余获得全运会男子200米仰泳冠军。视觉中国供图

“他们是男子仰泳的新生力量,我能感受到他们对金牌的渴望,我最后能赢下来,还是靠自己的经验和‘气场’压住了他们。”徐嘉余说:“我看到了他们的努力。其实我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(危机感),以前都是在国际赛场才有这种感觉,国内的比赛我一般没有心理压力,但是这次不一样,特别是今天晚上的200米(此前徐嘉余已经获得男子100米仰泳冠军),给我的冲击很大。”

东京奥运会和陕西全运会接踵而至,中间又有长时间隔离,绝大多数奥运选手在体能方面有一定程度下降,徐嘉余是靠“一口气顶着”,才捍卫了自己在仰泳项目上的“金牌”。

“我不是那种身体特别结实的类型,需要靠技巧来弥补一些不足。”徐嘉余说:“我现在的体重应该是80公斤左右,我在运动员村没找到体重秤,但我去东京奥运会前是82公斤,回来以后就是80公斤。”

“肠胃不好”是徐嘉余的老毛病,高强度、大运动量的训练让他必须补充足够能量,但肠胃消化不好,“不吸收”,徐嘉余说“肠胃的压力比我比赛压力还大”。

“因为肠胃问题,所以密集赛程对我来说格外不友好,通常来说肠胃的调养至少需要3个月时间。我一直没有时间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,这次全运会结束,我会去好好检查,确定调养方法。”徐嘉余说:“巴黎奥运会是一个长期目标,明年杭州亚运会我也想在家门口弥补奥运会的遗憾,这都需要一个‘好胃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