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仅10天的突击梳理、找寻和血液比对,河北唐山丰南警方辗转1000多公里,护送一名被拐29年女子从福建省漳州市前往贵州省遵义市认亲团圆。

29年再团圆血浓于水

9月5日,贵州省遵义市又迎来了一个清爽的清晨。李令琴从酒店早早起床,换好衣服,一遍遍徘徊在陌生又熟悉的街道上。上午10时许,在丰南打拐干警和“宝贝回家网站”志愿者的陪同下,她与丈夫一起前往阔别了29年的家。车子刚到村口,遵义本地的志愿者为她献上了鲜花,这一刻,家,在李令琴的记忆里变得逐渐清晰和温暖。走进家门,见到等候的母亲,29年的思念化成了紧紧的拥抱。

屋子里,白发的父母和3个姐妹,一家人围着李令琴激动地叙说着分离后的思念。而角落里护送李令琴回家的丰南打拐干警却顾不上分享喜悦,紧张地与当地警方进行交接,顺利快速地为她恢复户籍身份,让她以后的生活后顾无忧才是民警们一路的挂牵。

1000多公里护送警民鱼水深情

8月20日,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情报中心主任董占福,像往常一样抽空看了眼“宝贝回家网站”的寻亲信息,一条福建漳州的寻亲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据董占福介绍,他接触“宝贝回家网站”十余年了,一般每天下班以后他都会习惯性地浏览下网站,看一下有没有有价值的线索。看到这个案例以后,他发现寻亲人李令琴自述当中有父亲、母亲还有姐姐的姓名。很多寻亲人年龄小,她这个因为被拐的时候年龄比较大,记忆还是比较准确的,虽然是残缺不全,但是比较清晰,具备用数据来做比对的条件。

老董立即根据帖子里寻亲人回忆出的亲人姓名、住址等关键信息,登录公安机关打拐数据库进行比对搜寻,大致确定了寻亲人家庭位于贵州遵义。然而由于寻亲人口音辨别和回忆的误差,导致数据查询产生大量无效和重复信息,也让搜寻工作陷入僵局。遵义志愿者根据李令琴的记忆,把贵州所有的叫亭风村的村子都排查走访了一遍,但都一无所获。此时,老董敏锐地发现信息里提到的亭(音)风村,和遵义市坪丰村仅仅一字之差,通过查询他又发现坪丰村一户李光志户籍信息下有失踪人口登记,名字是李令琴。他判断极有可能是坪丰村,随即与网站管理取得联系。据遵义当地志愿者介绍,上午董警官提供他们地址信息后,下午他们按图索骥,前往坪丰村实地走访,发现关键的时间节点和姓名都能大致相符,初步确定了坪丰村李光志与寻亲人提供信息高度吻合,至此已基本锁定寻亲人失散多年的家人身份。

同时,丰南警方了解到寻亲人李令琴地处偏僻,家庭困难,且本身存在智力损伤,没有任何身份户口。丰南警方决定立即为她提供血液比对,并委托漳州、遵义两地志愿者进行血样采集,收到血样后短短3天内完成了血液检测并比对成功。

漳州、遵义相隔1000多公里,如何实现与亲人团聚?这让没走出过大山的李令琴犯了难。丰南警方组织三名打拐民警专程赶赴漳州,辗转1000多公里护送李令琴前往遵义认亲。一路上因为李令琴没有身份证件和核酸证明,民警多方协调解释,并得到了铁路部门和志愿者们的多方帮助,最终于9月4日晚顺利抵达遵义。

少女被拐29年思念如海

时间追溯到1992年春,家住贵州遵义红花岗区坪丰村的17岁少女李令琴与人外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由于其在两岁多时因脑膜炎落下了智力残疾,思维、表达能力均受到影响,家人担心不已,四处找寻,却如大海捞针。受各种条件的制约,家人只好中断了对李令琴的寻找。在福建生活的29年里,李令琴与丈夫育有3名子女,长子也已结婚生子,虽已生活无忧,但与家人团圆一直是她心里的夙愿。

爱心接力暌违半生幸福团聚

“你老了好多,记得以前好年轻的样子!”李令琴望着母亲,久久凝视,拉着因病瘫痪的父亲的手,紧紧不分。看着苍老的父母,过往的辛酸苦难都烟消云散,心里更多的是为人子女的亏欠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,李令琴的人生遭遇令人唏嘘,回家的路跌跌撞撞走了29年;李令琴无疑又是幸运的,这1000多公里路得到各方爱心帮助,护就坦途,一家团圆,了结“半生”心愿。李令琴感动地说:“非常感谢丰南警方不远千里的帮助,我现在心情非常高兴,非常感谢,希望我们一家永远这样团圆下去,永远都好。”一路陪伴她寻亲的丈夫也激动万分,他说,“她找了29年家人,到现在找到了,了却了最大的心愿。”目前,警方已完善相关手续,为李令琴办理了身份户籍证件。

来源:中国长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