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转自:海宁日报

■记者 王家维 通讯员 朱佳超

“‘大白’辛苦啦,工作人员辛苦啦,感谢。”“我们一起加油!”“‘大白’,我们爱你们。”这是一幅幅充满童真的海报,上面一个个歪歪扭扭的字透露出别样的认真。海报的作者是一群被隔离的小朋友,年龄大点的也不过七八岁。

这些海报是送给隔离点的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的。王瑜静是这个隔离点的医护人员,每天早上都会和同事们给这群孩子做核酸。由于孩子们在集中隔离,双方不能接触过多,孩子们和家长只能在做核酸、送饭时,把这一幅幅海报贴到门上,或者放在饭框里,给王瑜静她们看。

稚嫩的画笔让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的心中不断泛起涟漪。在王瑜静的朋友圈,她写道:“暖心的话语大概就是这段时间我们坚持的动力……”隔着防护服,她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张张“珍贵”的画,尽管模糊到有些甚至看不清字,却让她找到了坚持的力量,胜利在望。

我是3月18日晚上10点多收到单位通知,让我增援一个隔离点的。因为现在战“疫”到了关键时期,人手很紧张,特别是前线。本来是让我第二天一大早过去,但一想到我的同事们都在24小时艰苦奋战,我坐不住了,连夜赶了过去。直到现在,我也非常庆幸自己做了这一决定。

我去的这个隔离点有276名隔离人员,其中91名是小朋友。刚开始,加上我,医护人员只有4个人,我们要负责每天凌晨给276名隔离人员进行核酸采样,隔离区的消毒工作以及环境监督工作。在我来之前,我的同事们已经起码24小时没合眼了。

这几天,我们凌晨两三点起床,把房门一间间敲开,给隔离人员做核酸检测。其实蛮心疼的,有的小朋友从床上起来的时候眼睛都没睁开,睡意蒙眬的;有的小朋友从刚开始见到我们要做核酸就被吓哭了,到现在很坚强勇敢,没有留一滴泪;有的家长会鼓励安抚小朋友,“奥特曼或者猪猪侠会把新冠病毒赶跑”,小朋友很相信,做核酸的时候特别乖;有的家长会跟我们说:“你们又这么早起来啦,辛苦了”,等到小朋友做完核酸还会一起跟我们说“谢谢”。

其实我们和隔离人员交流得也不多,可能就每天做核酸检测时的一两句话,说得最多的也是让他们“啊”张开嘴。但是让我们非常意外的是,这几天,我们接连在门上、饭框里,看到了孩子们画的海报,上面的白色小人就是我们“大白”,还有必胜、谢谢、辛苦了等字眼,或者是我们大家一起打败病毒的场景。

我的心里很受震动,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,收获了认可。虽然孩子们从来没见过我们,但是看到我们,他们就充满了安全感。安全感在现在这个时候是一个多么有力量的词汇。

就像我出发之后,我妈妈、我丈夫管好家里,还有我在读三年级的孩子,能自己照顾自己,专心上网课,他们就是我的安全感,让我在前线奋斗没有后顾之忧。我们的存在,或许就是这群隔离人员的安全感,他们给了我们力量,但我们的存在本身不就是对他们的一种安慰吗?隔离不隔爱,这场“双向奔赴”以爱为名,也必将战胜病毒。

人物名片:王瑜静,市中心医院手术室护士,今年34岁,3月18日连夜赶往我市某隔离点支援。

隔离点孩子制作的海报。